秒速赛车:湖南卫视的“怪味豆”--《晚间新闻

时间:2018-02-12 来源:未知

  在新闻节目中插入音乐,甚至插入流行歌曲,这是《晚间新闻》节目的创新。尽管这种另类的方式在理论界褒贬不一,但它确实在不损害新闻真实性的前提下,增加了新闻的趣味性、可视性。至少对于普通电视观众而言,看湖南卫视的《晚间新闻》是轻松愉快的。当然,在新闻节目中插入音乐,这种方式并不适合所有的新闻,或者也可以说,不适合多数新闻,《晚间新闻》并没有滥用这一手段以标新立异,而是有限地插入音乐,让所插入的音乐仅作为背景音乐存在。如笔者观察,在1月14日至1月22日这九天的节目中,只有两条新闻插入了音乐:在1月14日的《晚间新闻》中,第三条新闻是讲一个农民通过发展畜牧业发家致富的事情,当电视画面上出现一个大牧场时,编辑在这里用了蒙古族音乐人滕格尔的音乐;在1月20日的《晚间新闻》中,第一条新闻是讲湖南省平江县龙门镇的一个村子里的村干部和群众心贴心,彻底改变“上访村”面貌的事情,在这里,编辑插入了《为人民服务》这首歌。在这两条新闻中,音乐的加入都没有先声夺人喧宾夺主,而给观众的感觉是恰到好处,与画面与新闻融为一体。

  湖南卫视《晚间新闻》两位主持人李锐和张丹丹,都长着“泯然众人矣”、极为平民化的面孔,像我们身边的人一样普通,让人一见就觉得特别亲切熟悉;他们的声音和常人无异,他们的主持方式也像和身旁的朋友聊天一样,亲切、自然。譬如李锐,在主持节目时并不是正襟危坐,而是将双手随意地交叉握在胸前。在节目开始时,他会说:“开始了,迟到的我们就不等了”(1月16日李锐的开场白);在节目结束时,他会说“谢谢,再见。明天还是李锐”(1月17日李锐的结束语)。这与我们在其他电视新闻节目中常见的中规中矩的开头、结尾截然不同。在串联新闻时,李锐的语言更是风格多样、灵活多变,或是朴实自然或是亲切感人或是幽默风趣、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这样的主持人,这样的主持方式,每天晚上都在同一时间里透过屏幕和观众见面、交流,让观众觉得他们可亲可近,俨然就是“自己人”。

  在地方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节目中,将内容定位在社会新闻上,不独湖南卫视一家,《晚间新闻》何以获得巨大成功?首先,这档节目成功在于尽可能对新闻现场回归,这是电视新闻的魅力所在,也正是对电视最本质的特征——现场同步记录功能的回归。就象《晚间新闻》节目中所穿插的口号——“听我讲新闻”一样,我们从节目中可以听到真正来自民间的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新闻当事人用不同的方言在讲新闻。《晚间新闻》现场采访的记者并不出境,而是将电视画面留给了新闻事件、新闻人物本身,最大限度地保留了现场同期声,用新闻事件中人物自己的话来报道新闻,记者的提问只是起穿插作用。正是这些朴素的方言土语、电视画面和现场的环境音响,使得每一条新闻都具有强烈的纪实风格,使得每一条新闻更具有真实感和电视质感。

  湖南卫视的《晚间新闻》时长20分钟,具体的播出时间虽然先后略有调整,但都是晚上十点以后,秒速赛车:湖南卫视的“怪味豆”--《晚间新闻现在的首次播出时间是在周一至周五每晚的22∶05-22∶25,周六、周日每晚的22∶35-22∶55。虽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人们的入睡时间远较“日落而息”更晚,但在晚上十点以后这个时段,看电视的人们大多忙碌一天,秒速赛车开奖结果身心处于一种较为疲惫的状态,精神、注意力都比较松驰。而这个时段也正是各家电视台播放电视剧的高潮时段,身心松驰、注意力涣散的观众在舒适的家居环境中,极易被电视剧丰富多彩的画面和跌宕起伏的情节所吸引,轻易就能进入电视剧虚拟的空间去体会人生。

  在节目的编辑、制作上,他们敢为天下先,手法活泼,富于变化。大的节目中有许多小栏目,它们都有各自的栏目标志音乐,有各自生动有趣的FLASH片头,这些小栏目相对固定,譬如“喜报”、“我来露一手”、“远山的呼唤”、“城市看花眼”、“湖南好地方”等等;还有一些小栏目是因时制宜的,譬如在2002年春节前夕推出的小栏目:“老乡见老乡”。因每晚播出节目内容的不同,时节的不同,这些小栏目在屏幕上交替出现,使各条新闻得以分门别类、各得其所,散而不乱,显得异彩纷呈。

  《晚间新闻》对一则新闻的报道大致是这样的:主体是现场同期声,记者的现场采访起穿插作用,推动新闻人物说新闻,主持人则在一条新闻之后加以点评。新闻人物的话是原生状态中的平民语言,记者也用口语提问,主持人的点评也是平民化的点评,点到即止,并不刻意小中见大,无限拔高。主持人的点评和新闻导语,在前一条新闻与后一条新闻之间起串联作用。《晚间新闻》的节目素材,由湖南卫视新闻中心统一采集提供,但编辑通过新闻导语进行口语化的再加工,使出现在《晚间新闻》中的新闻,与出现在《湖南新闻联播》中的新闻面貌迥然不同,突出了主播的语言风格:亲切、自然、幽默风趣。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类似的,我们也可以说,只有地方的,才是全国的,地方性的新闻做得好看,同样可以吸引全国的观众。一方面,湖南卫视是一个省级电视台,在省内拥有大量的观众,用湘方言讲述发生在三湘大地上的新闻,节目自然充满了湘文化的气息。另一方面,湖南卫视是一个省级上星台,许多省外的观众都能收看到湖南卫视的节目,大量的省外观众使得新闻报道的地域性渐渐淡化,节目制作者不仅仅关注三湘大地,全国各地的新闻也开始出现在《晚间新闻》的节目中。例如在2002年1月14日的《晚间新闻》中,头条新闻就是用沪方言,讲述上海的一位好护士张贤玲十五年义务照顾病人王金兰的故事。在1月17日的《晚间新闻》中,播出主持人李锐在长春的一户农家采访的故事,新闻标题也起得饶有东北味:谁说东北只有猪肉炖粉条,俺那旮旯生活条件高。正是这种地域性与非地域性的统一,使得湖南卫视的《晚间新闻》独具一格,吸引了省内外大量的观众收看。